林全要面對經濟部的問題

去年我寫《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第一章就談「救世主改善不了的行政崩壞」。

行政崩壞的原因很多。其中之一是政務官頻繁更動,造成有心作怪的官僚為所欲為。新長官摸不清狀況,他可以胡弄你;你要管他,還不知道誰的位子坐得久。

最近做「開放台電」的研究計劃,看經濟部的例子很明顯。

六月初,林全院長表示,有鑒於5月31日台電就供電吃緊,準備重啟核一廠一號機,造成軒然大波。所以「開放台電」進行後,我們始終想了解:5月31日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狀況,讓林院長做這個決定?

兩個月後,我們結案報告出來,發現長期以來台電喊「缺電」的根源在於有十項管理上的問題,我們簡稱為「缺電十匹狼」。至於5月31日那天供電緊張,是因為台電安排大量機組去歲修,佔了當天最高供電能力將近百分之十。

八月底,林院長回應我們三個重點。其中第二點特別強調「要求台電注意歲修時間的安排,因應氣候劇烈變化,不應該將歲修時間排在用電尖峰的月份。」而台電也同意明年提早完成歲修,避開高用電量時間,避免同樣情況再次發生。

然而,一個星期後,經濟部長李世光接受電台訪問的說法,很特別。他先說是因為今年遇到多年來最熱的5月,才導致31日當天供電緊張,並說那天有10%的機組進行維修,「10%哪有奇怪?還算少耶,這個一點也不奇怪。」最後,李世光說他當時出國開會,建議林全重啟核一廠一號機的不是他。

李部長講了這形同對林院長打臉的話之後,經濟部很快地又發了個「澄清說明」,雖然遲來地肯定了「開放台電」的發現和林院長的指示,但仍然以5月31日當天高溫來強辯。

事實上,多年來,台電早就一再被質疑為什麼大量的歲修不避開5月到9月的熱季,並且去年鄧振中在經濟部長任內就已經同意要考慮要避開這段時間。這個多年來的老問題,哪是什麼今年突然高溫,措手不及?

何況,當天危機之解除,台電董事長朱文成說是因為他推行的「需量競價」搶回來 0.4 GW ,「救了半條命」。而台電當天大修的10% 機組是總共 3.14 GW。只要少排 1 GW 的大修,就可以避免危機的發生,但台電卻不為,所以我說這根本就是「明知故犯」的狼在作怪。
李部長前不知鄧部長已經面對過這個問題,上不知林院長已經發現問題,下不知台電自己也承認要改善問題,自己跳出來講些站不住腳的話,除了他自己認識不清之外,想必有被手下官僚所胡弄的因素。

問題不只如此。
一個月前,李世光說:為了舒解明年高用電量期的供電壓力,經濟部編列90億預算,向國外租借「緊急發電」機組,預計增加 0.4 GW到 0.6 GW 裝置容量。

這值得嗎?以今年5月31日台電大修機組是3.14 GW來看,如果明年真的避開高用電量期歲修,哪需要花90億元再租 0.4 GW到 0.6 GW 的機組?何況,台電還有許多其他改善供電能力的地方?
為什麼經濟部不認真督導台電改革,卻要捨本逐末?浪費公帑?

其實,經濟部談到「缺電」就要花 90 億去租國外緊急發電設備,和談到「缺電」就想要重啟核一,是同一種原因:逃避自己身為台電主管單位應有的督導責任。

林院長回應說要杜絕台電與核電的不當利益群帶聯系,很令人期待。但是真要做到此點,經濟部要先正本清源。否則,難免扶了東牆倒西牆。

林院長支持「開放台電」,由民間協同尋找政府自己看不到的問題根源,值得肯定。但是現在答案都出來了,是他應該改善問題的時候,否則不只是為德不卒的問題。

要打破官僚系統的因循苟且,莫過於治理要賞罰分明。所以林院長至少可以做兩件事。

首先,5月31日的供電緊張,既然是原來只需要檢討歲修計劃就可以改善的事,為什麼一路誇大為非啟動核一廠一號機不可的巨大風波?誰該為此事負責?這個責任應該追究。

經濟部說要花90億來租的那0. 4 GW到 0.6 GW 機組,如何透過台電管理的改善來達到目的,省下這筆預算?其中應該有個激勵辦法。

林院長需要面對經濟部的問題。這不只和改善缺電的問題有關,也涉及他的內閣是否有基本的治理能力。

((本文發表於9月19日自由時報,9月19日自由時報電子報版本鏈結在此。其中少了各引文的鏈結。)

newspaper-ltn-0919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