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台電同仁的一封信

郝明義快 ㄉㄚˇ台電系列之十,完結篇

大家好。

打擾各位,我是郝明義。兩個星期前,「開放台電」的研究小組發表了結案報告,昨天林全院長對我們報告做了回應(請見附件)。
今天我們開記者會,除了就後續事項做些說明之外,我想到要寫一封信給各位,提兩個建議,請大家參考。

第一個建議,是請你們保護現在仍然在核電廠裡工作的同仁,讓他們得以光榮而安全地退役。

會有這個想法,是從去年開始的。當時我為了了解核一廠儲存使用過燃料束的水池(濕式儲存)情況,去訪問過兩次。

第一次訪問中,我要使用洗手間。但因為沒有無障礙洗手間,輪椅連一般洗手間也進不去,所以只好去台電同仁所使用的一個大洗手間。

我看到牆邊排了一大排儲物櫃。櫃子佈滿鏽跡蝕㾗,連帶使整個大洗手間都顯得老舊破爛。
訪問過程裡,黃清順副廠長有一段話也讓我難忘。他說:三十年前,他們來核電廠工作,自覺得代表的是先進,為國家開發能源的前沿,所以十分自豪。但是之後每況愈下,反核聲浪持續高漲,政府的風向也轉變,現在他們被批評得一無是處,結果不但自己不知為何而戰,出門也有過街老鼠之感。
黃副廠長的話,加上那一排鏽蝕斑斑的鐵櫃,還有核一廠重重禁地中彼此以「弟兄」相稱的那些人,在我腦海中就留下一個烙印:那是一群困守孤島、裝配不足、等不到救援、士氣低落的人。但偏偏是這一群人,在為我們運轉濕式儲存已經爆滿、外界已經在抨擊極為危險的核電廠。

讓這個情況,太不合理,也太殘忍了。對所有認為核電廠危險,應該及早除役的人來說固然如此,對困守在裡面的那些工作人員,更是如此。

他們要在如此孤獨,如此巨大的精神壓力下操作或是因為老舊,或是因為爆滿而充滿危險的核電儀器設備,所為何來?

過去,兩蔣總統對核電有特別期許的時代,過去了。各位敬重的孫老總代表的電力專業時代,過去了。現在,是經過福島事件之後反核意識高漲的時代,是以非核家園為政策的新政府執政的時代。現在,不但核四沒有了,核一廠一號機因為問題而停機、核二廠二號機因為避雷器爆炸而停機,核二廠一號機和核一廠二號機也都面臨雖然還不到除役年齡,但因為儲存使用過燃料束的水池爆滿,所以不得不提前停機的問題。

儘管已經是這種現實,但我們仍然看到有一些人不死心,在極力企圖延長這些核電廠的存在,以便繼續壓榨其中的利益。他們還是在盡一切方法為核電打旗號,甚至連新政府執政後都能製造5月31日的虛驚來恐嚇行政院長重新啟動核一廠一號機。

昨天,林院長回應我們結案報告而做的宣布,有重大的意義。
林院長說他已經任命中興顧問社新董事長曾參寶,來「重新檢討過去中興工程顧問社及其子公司與台電之間在核電資源利益分配上的從屬關係,杜絕不當利益群帶聯系」,以及「監督者承攬被監督者業務之不當」。

四十年來,第一次有行政院長承認台電與核電有「不當的利益群帶聯系」,並宣布要從經濟部的相關單位著手杜絕。

他這個決心雖然令我感到鼓舞,認為是台灣能源政策轉型正義的劃時代一步,但也令我想到以黃清順副廠長為代表的那些仍然在核電廠裡工作的同仁。他們心情是否更為沉重?接下來是否更不知為何而戰?在這種情況下繼續困守、苦守,出錯出危險的可能豈不更大?我們監督團成員陳謨星博士參與五月底核二廠二號機避雷器爆炸事件的調查。他跟我說,就他目前所看到的資料,這次爆炸幸好是發生在避雷器,否則不堪設想。

我回應林全院長的信裡說,他要杜絕台電與核電有「不當的利益群帶聯系」雖然是劃時代的一步,但並不表示能源政策的轉型正義就能順利展開,「因為任何既得利益集團,都不會輕易退下。此後必定還有許多事情需要謹慎、艱辛地處理。」

我們已經知道,有人在努力要再改裝核二廠一號機的裝載水池,以便可以再多些空間來塞一些使用過的燃料束,企圖延長使用這個機組。

但是看今年5月31日的資料就知道,核二廠一號機的發電量不過佔總發電量的3%。反核的人已經在集結,在問:「為了佔發電量3%的一個機組,讓台灣冒這種險值得嗎?」

我今天寫給各位,則是問各位一個問題:「為了佔發電量3%的一個機組,讓各位在那裡工作的同仁、弟兄冒這種險值得嗎?」

他們不是為兩蔣總統的特殊任務繼續困守在那個險地;他們不是為證明孫老總時代的專業而困守在那裡。

如果台電把自己當企業來看,那麼員工沒有理由為企業做如此危險的事;如果台電把自己當政府單位來看,那麼新政府已經揭示「非核家園」的政策,昨天行政院長也宣布了他要杜絕台電與核電「不當的利益群帶聯系」的決心, 那麼公務員沒有理由違反行政首長的決策。

他們都是各位的同仁,各位的弟兄,為什麼讓他們繼續冒這個險?讓他們不過是為了一群與核電有「不當利益群帶聯系」的人困守險地,為了這些人的利益而可能成為犧牲品?


換個角度想,為什麼不及早因應核電要退出台灣歷史舞台的事實,讓你們在這些核電廠裡的弟兄可以光榮而安全地退役?讓他們可以及時也及早地從容準備轉型?

這個問題,沒有任何人能代你們回答。所以我也只能寫信給各位,請你們三思。

第二個建議,是有關《電業法》的修法。

從「開放台電」計劃一開始,就有謠言說我是林全院長的好友,有特權才能來進行這個計劃。謠言又說,我們表面上是來「開放台電」,私下目的就是要呼應《電業法》修法,把台電給分割,讓新的利益集團來趁火打刧。

我一向的原則是:不回應謠言。所以我從沒就這些講過一句話。

但今天我可以說:第一,我和林全院長在這次「開放台電」計劃開始之前,只通過一次電話。因為這個計劃而開的第一個會,我才第一次見到他。

第二,「開放台電」研究小組對與行政院剛提出的《電業法》修法版本,有不同的意見。基本上,我們是認為不該這麼急著提出的。

8月15日的結案報告裡,我們對《電業法》修法相關的各方,有這麼一段話:


「我們認為台電需要自由化,也認為《電業法》需要趕快修。但我們也認為不能急中生錯,需要謹慎以對,不論就能源政策、中央及地方的參與、台電本身適當的處理,需要更透明而完整的討論。」



當天我們沒有把話說得更多,有兩個原因。主要是我們的研究重點在「缺電」,不在「電業法」,所以不能輕重倒置;此外,我們對《電業法》該怎麼修,也沒有足夠的研究和建議。

可我們還是有些比較直觀的感覺和看法。這些看法也是到最後寫結案報告那幾天才比較明朗。

我們認為行政院不要急於提出《電業法》修法版本的主要原因有兩個:

1. 我們對一些官員回答為什麼要急著修《電業法》的理由,覺得沒法被說服。

更重要的是,能源政策的轉型正義還沒進行,新的能源政策及主管單位也都不清楚,光憑我們在研究過程裡看到舊有許多問題的那些人和方法來擬這個《電業法》的修法版本,主觀上我們就打一個問號。


2. 台電的積累問題很多(請參考我在結案報告裡整理畫出來的圖)。但是台電幾十年來獨家壟斷電力產業,積累的資源、人才和實力也仍然極為雄厚。

要讓台電自由化雖然是不可逆轉的趨勢,但是這個過程裡如何進行適當的分割是重大的課題。



我們研究小組裡的李宗黎會計師,和許多上市公司打過交道。李會計師說:很多上市公司的例子,是公司的負責人仗著擁有資訊的優勢,把一些不起眼但獲利豐厚的部門,或是雖然小但是公司未來之星的部門分割、獨立出去,由自己來掌控新的金雞母,任憑原有的公司萎縮。



所以,我們都認為在台電的財務及管理都更透明化之前,就要把台電進行分割的話,可能有很大的風險。
 
就好像一個生病的人,對病症還沒有清楚的診斷之前,就貿然開刀動手術的危險一樣。

更別說,如同過去核電利益集團想要把台電把持為禁臠從中謀利,現在我們也不能排斥有人想急於把台電拆解,從兵慌馬亂中掌握自己的好處。

總之,我們對如何修《電業法》並沒有建議,但是對目前這個體制所擬出的版本感到不安,所以才說「需要謹慎以對,不論就能源政策、中央及地方的參與、台電本身適當的處理,需要更透明而完整的討論。」

但可惜行政院的版本正好在我們結案報告出來後的第二天已經送出去了。有不同意見的各方,只好在立法院再奮鬥。

目前的局勢,確實很混沌。雖然同樣說是《電業法》修法需要謹慎,但很多人立場不同。


我們看到一些有核電利益背景的人也這麼說,不能不懷疑他們根本是想借此繼續把持自己原有的利益。

 
同樣的,我們看到一些打著讓台電自由化旗幟而加速推動《電業法》修法的人,也從他們模糊台電和其他電業者立足點的不同,而不能不懷疑他們是否師心自用,另有企圖。



對於這些,《電業法》現在既然進了立法院,就我們已經解散的研究小組而言,主要期待立法委員做好他們該做的事。

但是對各位而言,你們是這部《電業法》修法過程的主角,也是利害人,也是會影響我們用電利害的人。我們不能不建議請特別注意、謹慎以待,但同時也像我們在結案報告中所說,在這個過程中,「對台電應有的改革,以及《電業法》的修法不需要排斥,勿須被有心阻隢改革者所利用。」



到底要怎麼「特別注意」、「謹慎以待」?

我只能提醒大家注意李會計師所說的那種情況:不要讓公司的高層主管或特定一群人,仗著擁有資訊的優勢,結合外來的力量,把一些不起眼但獲利豐厚的部門,或是雖然小但是公司未來之星的部門分割、獨立出去,由自己來掌控新的金雞母,任憑原有的公司萎縮。



李宗黎認為:在台電自由化的過程裡,台電如果需要分割,那台電的員工也要注意如何防範這種風險。譬如,需要對各種發電的實際成本情況有更深入的了解和掌握。

至於有什麼方法做到這些?

我只能想到一個原則:就是在這個過程中,讓一切參與討論、參與其事,都徹底公開、透明,所有討論的資料都公布上網,所有談話都錄音,公布上網;同時,任何有利害關係的人,都需要事先做利益揭露。


 
這樣,一方面可以興利,讓更多的人擁有資訊可以參與討論;一方面可以防弊,別有居心的人難以閃躲,也算一時不察,造成了什麼傷害,將來也有責任可以追訴。

這是我們過去兩個月裡一直堅守的工作原則。台電已經有很多同仁和我們有過這種工作經驗,請你們參考。

這段時間,我個人經由和台電同仁的討論、工作,大長見識。我們研究小組的李宗黎會計師、林薏真教授、陳季芳先生,也都如此認為。

這是一次我們難忘的經驗。


台電自由化順利
各位安康如意

郝明義 謹啟

2016年9月1日

本系列上一篇:之九「核電,以及工商大老應該做的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