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電十匹狼的名稱和樣貌

郝明義快 ㄉㄚˇ台電系列之八

在我們結案報告的「結論」裡,開頭就揪出來「缺電十匹狼」。其實這十匹狼各有名稱和樣貌,可能一一多介紹一點會更清楚一些。

1 不做需求管理》落伍狼
狼-04 落伍

每個人都是分分秒秒在用電,台電卻有40%的一般用戶是兩個月手抄一次電表,60%的高壓電用戶有智慧電表卻不針對用戶分類,可以說完全不做需求管理。

今天是各行各業都以nano second 來競爭掌握客戶需求資訊的時代,其他國家的電力公司和用戶都可以即時監看用電資訊,台電還在兩個月才去用戶那裡手抄一次電表,實在落伍到不可思議。

不做需求管理,就難做用電高峰和低谷的拉平,所以每天尖峰負載的波峰及谷底的差距就會很大,差距經常高達10G以上,造成波峰那一段時間的供電吃緊。

因此,台電在喊缺電的時候,裡頭有一隻「落伍狼」在作祟。

2. 尖峰用電時段可以向汽電共生業者到底買多少電的黑箱 》遮掩狼,或是吃裡扒外狼

狼-03 遮掩

尖峰負載時間, 台電如果購買汽電共生業者的電,最多可以增加多少供電能力?這個問題是研究小組始終問不出清楚答案的。
光是汽電共生業者的裝置容量究竟是7 GW還是 8.11 GW,台電前後給我們的說法就不一(詳見結案報告第二章)。照我們看到的合約範本,汽電共生業者最多可賣自己發電之50%,針對全年發電量而言,但能源局官員口頭上又否認,說是針對每一天。
更有趣的是,六月下旬我們第一次和林全院長開會的時候,那天當時的董事長黃重球沒來,但總經理朱文成有來。
我們聽林院長和朱文成有段對話。

林院長在問他為什麼接下來的尖峰負載期間,某家汽電共生業者要排歲修。朱文成說是他們自己排的。
林院長問他不能討論嗎?朱文成說正在友情協商。
最後那段談話以林院長講了這句話而結束:「跟他們說,企業也該有企業責任。」

可是等我們要求台電公布了汽電共生業者的合約範本後,看到所有汽電共生業者,都是要提前在每年四月讓台電知道未來四年的歲修時間安排,並避開六月到九月的「用電尖峰期」。換句話說,台電完全有辦法要求汽電共生業者的歲修時間。朱文成卻講他要「友情協商」才行,不知這算不算欺瞞長官?

總之,台電把他們到底在緊急時刻可以向汽電共生業者買多少電來救急這件事當成一個黑箱,而不是公開透明的調度資源,可以說是有一頭狼。
在造成台電「缺電」緊急現象中,這頭狼的名字不是叫作「遮掩狼」,就是「吃裡扒外狼」。

3. 各種維修作業問題的黑箱》明知故犯狼

狼-08 明知故犯

今年5月31日台電給林院長提供「缺電」警訊,使林院長下了重啟核一廠一號機的決定,發生一場軒然大波。而最後證明最主要的原因是:當天送歲修的機組高達3.14 GW,佔最高發電量的9%。明知用電熱季到了,卻把這麼多機組安排歲修,其心可議。
何況,這在去年2015年已經是話題,當時的經濟部長鄧振中就已經說要考慮叫台電把歲修時間不要集中在五月,而今年再度發生。
這次台電又承諾說明年5月不再排。且看如何。

總之,在用電熱季卻安排這麼多機組進行歲修,而且屢犯,所以在台電的「缺電」危機中,存在一條名叫「明知故犯」的狼。

5. V接變壓器造成的漏電問題》迴避問題狼

狼-06 迴避

V接電壓器,就是用兩具單向變壓器接起來可借單向及三向使用。據陳謨星博士說,這會造成電壓的不平衡,出現負序及零序電壓,使馬達效率減低,並在地上漏電。陳謨星認為這種漏電的比率可能很高,如果能改善因為V接變壓器造成的漏電問題,也有助於台電改善供電能力,減少「缺電」的可能。

我們最後一次開會,請台電提供以下數據:「北、中、南各地各有多少具V接電壓器,佔各地變壓器的百分比例是多少?每具V接電壓器的KVA 各有多少?可能造成的不平衡有多少?」以便陳謨星再據以繼續討論。

台電本來說要在8月12日之前提供上述數據,後來到8月15日之後才在台電公布的主要是這些說明性的文字,並沒有陳謨星要求的數據。

台電需要知道:這些數據不但外界無法取得,就算取得也很難驗證(以這個例子來說,測量這些變壓器是需要設備也有危險的),所以當外界有質疑時,應該開誠佈公討論都來不及,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總要迴避。

據我們工作的經驗,以及看台電公布的許多其他資料,經常有迴避問題核心,模糊焦點的情況。
因此,我把這頭狼稱作「迴避問題狼」。

5. 死守核電,不積極推廣再生能源》鞏固力狼

狼-10 鞏固力

我曾經在一篇文章裡寫:「要目前的台電推廣再生能源,形同要賣肉的屠夫負責推廣素食。」一方面台電因為被核電幫綁架,為了突顯只有核電是最重要的能源,所以無心推廣再生能源;另一方面台電家大業大,對還沒茁壯的再生能源看不上眼,所以一直不積極推廣再生能源。
因為無心,所以連他們的網站上,都能把再生能源所佔比例的數字搞得一錯再錯。8月9日我們糾正台電一次,他們認錯修改一次之後,8月17日能又再錯一次。

寧可配合演出「核電獵人」的戲,也不好好推動再生能源,在數字上出包認錯再出包,這叫作腦袋「鞏固力狼」。

6. 不知有計劃地進行停電風險評估與控管》恐嚇狼

狼-09恐嚇
有備無患,是任何人都該有的常識。台電常說缺電,應該及早有停電風險評估與控管。但是我們發現他們幾乎可以說完全沒有做這一塊。(詳情請見結案報告第二章)
台電不只是欠缺對停電風險的評估與管控,比較更值得注意的是上級主管的心態。

有一次,研究小組提醒台電,停電有四種分類:1 有計劃有預警(譬如定期檢修設備,可以事先通知何時何地停電)、2 非計劃有預警(如颱風警報時)、3 有計劃無預警(譬如定期檢修因意外而沒能及時完成)、4 無計劃無預警(譬如因為地震而輸配電塔倒塌),重點在如何做好第1類的評估與管理,並避免原本應該是第1類的情況,卻無法控制地演變成其他三類情況,尤其第3和第4類,造成社會大眾恐慌的「災難性停電」。但他們第一時間的反應是:他們只做兩類。並且即使是高級主管提到停電,首先講的就是紅綠灯沒有電、醫院沒有電的嚴重情況,顯然沒有把停電細分類來個別分析的習慣。

更讓研究小組意外的是:當我們請台電說明過去各種情況停電所造成的損失,包括內部成本、外部成本的時候,台電人員口頭表示,沒有估算過。台電表示:說那些停電造成的損失太小,所以都直接從用戶隔月的電費中沖抵,沒有另立會計科目來顯示。台電如果不把停電損失另立會計科目來顯示,形同沒有紀錄、統計資料來證明、追蹤比較台電對停電風險的控管。


而事實上,如果不合理地進行停電的風險評估與控管,則停電很容易被危言聳聽而畏懼過甚。不做好損害評估,也不會認真推廣讓社會大眾對必要時限電的心理準備。如此會惡性循環地加大社會大眾對停電或限電的不必要恐慌。
所以,台電在談到缺電,談到停電的時候,有一隻「恐嚇狼」。

7. 對(核能以外的)重大機組的更新和商轉時間不知緊盯督促》懶惰狼

狼-11 懶惰

台電對核電機組的興建和延役,都積極得無所不用其極。但是對核電以外的其他能源的重大機組,則有差別。代表性的例子,有我們監督團的徐光蓉教授所質疑:林口電廠的新機組,從2005年12月通過環評,到2016年才蓋好,長達十一年。並且蓋好後,應該年初商轉的,但是到七月還仍然沒有。

接下來核電機組逐一除役,核電以外的重大機組的更新和商轉時間必須緊密搭配得上,萬一繼續不知緊盯督促如計劃進行,也會造成「缺電」風險。
因此,要小心這種「懶惰狼」。

8. 政府上級單位仍然沒有明確的能源策略,而交由台電 一個執行單位來做超出他們能力範圍的事》無辜狼

狼-07 無辜

台電的身分模糊。雖然稱作公司,但是事實上又是政府的單位,董事長還要去立法院接受質詢。
而就一個政府單位來說,他們其實最善長的是電力的供給。至於國家的能源政策之設定,或是轉型,本來就不是台電該做,或者是能做的。那應該是他們的上級單位能源局或更上級單位該做的事。

但是在我們進行研究計劃的過程裡,不時聽到台電被交付超出他們能力所及的任務,譬如問他們如何達成非核又減碳的目標。
我們也聽說,他們的上級單位能源局人力及經費都不足,所以很多工作是要台電去幫忙完成。
由一個執行單位卻來做一些能源政策的規劃工作,會出問題不難想像。所以,這樣出包而造成問題的,其實是一隻「無辜狼」。

9. 經濟部和原能會模糊甚至破壞與台電的上下關係和倫理,自失督導立場》被寵壞的狼

狼-02 寵

像我在「當我們同在一起-誰在指揮經濟部和台電在唱這首歌」裡所說的,台電有經濟部和原能會兩個主管單位。結果監督台電核能安全的原能會,縱容屬下的核研所來承包台電的業務;監督台電業務的經濟部,縱容屬下的官股「中興工程顧問社」及其子公司、關係企業來承包台電的業務。

如2012年監察院糾正案裡所說,「使外界產生監督者拿受監督者錢財如何盡公正監督義務之嚴重質疑」。政府治理的原則和倫理被破壞,上級單位無從監督台電該做應有的改善。

所以,在形成「缺電」危機裡的,有一隻不受監督,也可以無法無天的狼。本質上,這是一隻的「被寵壞的狼」,或者「被縰容的狼」。(請參閱結案報告第三章)

10. 長期盤踞在經濟部之內的利益集團的影響》被綁架的狼

狼-05 綁架

說台電有一隻被寵壞的狼,他們又可能覺得很委屈。

我在「當我們同在一起-誰在指揮經濟部和台電在唱這首歌」裡畫了一個「中興工程顧問社」及其子公司、關係企業的圖。想想看,那個中興工程顧問社的董事長,不是卸任就是即將上任,或甚至現任經濟部長、次長,他們的企業要來承包核四,或其他工程,台電拿什麼抗拒?
這些直屬長官們,和核電幫一起結合成這麼個不怕別人說是自肥的大集團,所以台電也有「被綁架的狼」。

事實上,台電真正可憐的,是「被綁架的狼」。因為不論是「落伍」、「懶惰」還是其他的什麼,本來都自己有改善的機會,或起碼被監督改善的機會。但是因為自肥的長官和核電幫利益結合,這些被綁架的狼就必須配合演出「核電獵人」的戲。

「開放台電」研究台灣到底缺不缺電,有短期的,有長期的。

短期,就是以5月31日發生的事為焦點,來看是否有缺電危機。結果我們已經寫在結案報告裡,也可以看我寫的「5月31日發生的事 -為什麼林全要重啟核一廠一號機?」,那是台電自己安排了百分之九的機組去歲修,才造成的供電吃緊。也就是我在這一篇寫的,那隻「明知故犯狼」在作怪。所以解決了這條狼,不要叫它再犯,就可以防止短期再有類似的問題。

長期,就像我在結案報告的結論所寫:

如果我們任由這十頭狼繼續存在,那可以說,我們不但可能缺電,並且台電根本就會成為一個製造缺電的機制。上述講的每一頭狼,都會不斷地發嚎叫之聲。

我們不但可能缺電,還可能面臨更惡劣的災難。

但是,相反地,如果政府決心走另一條路,則又會是另一番景象,

  • 台電做好需求管理,
  • 台電在尖峰負載時段從汽電共生業者那裡取得最大的支援,
  • 台電做好合理的維修,尤其避免尖峰時期大修,
  • 台電解決V接變壓器造成的漏電問題,
  • 台電擺脫被核電綁架的思維,並積極推廣再生能源,
  • 台電及早並有計劃地對社會進行停電風險評估與控管,
  • 台電準時甚至及早把(核能以外的)重大機組的更新並商轉,
  • 政府上級單位要有明確的能源策略,並協助台電進行需要的轉型,
  • 經濟部和原能會把握好與台電的上下屬關係和倫理原則,善盡主管機關之責,
  • 政府從根清理盤踞在經濟部、原能會之內的黑手,不讓舊的黑暗勢力再把手伸進台電。
  • 那麼我們就會正視核電的問題,不但短期的調度不會成問題,並且即使剩餘的所有核電廠提前除役也是可以努力的事。

    (圖說:缺電十匹狼。)

    狼-01

    本系列上一篇:之七「小紅帽與大野狼的台電版-別忘了主角是誰」

    明天(8月31日),請繼續收看「郝明義快 ㄉㄚˇ台電系列之九:「核電,以及工商大老應該做的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