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紅帽與大野狼的台電版-別忘了主角是誰

郝明義快 ㄉㄚˇ台電系列之七

小紅帽和大野狼的故事是個經典,有很多版本。

小紅帽穿過森林去看奶奶。奶奶躺在床上親熱地呼喚她。幸好小紅帽發現奶奶牙齒尖尖,耳朵毛茸茸,趕快逃出去找了獵人把狼幹掉。

在這個版本裡,狼和獵人,是故事的基本要素。過去台電、經濟部的高官,以及埋伏在經濟部裡的核電利益集團,顯然小時候都讀過這個版本,非常懂得這兩個要素的價值。

台電和經濟部,尤其在其背後指揮他們合唱的人馬,一直把「缺電」和「核電」兩分,就是希望經過一再的洗腦,讓你一聽到「缺電」,就想到要倚靠「核電」。而這個洗腦術的最核心,其實就是在講「狼」與「獵人」的故事。他們一直在喊「缺電」的狼來了,就是要讓你相信只有「核電」這個獵人可以保護你,趕走那頭狼。

去年年底,馬英九前總統講的幾句名言,就是個代表。他把核電列為24小時的保全,說再生能源只是兼差的。換句話說,他在強調,要對付「缺電」,「核電」這個獵人才有足夠的火力,「再生能源」不夠看。

民進黨一直主張「非核家園」。
「非核家園」的意思,其實應該是不管我們面對什麼樣的「缺電」之狼,我們絕不指望「核電」來當獵人。

可偏偏民進黨以「非核家園」為政策而執政,但是才執政不過十一天,就因為台電跟他們說有「缺電」之狼來了,馬上就一頭抱住「核電」,真把它當獵人看,當救星看,要重啟核一廠一號機。國民黨執政時期,那些核電利益集團和台電一起發展出來的洗腦術有多厲害,由此可見一般。

要打破這套洗腦術,我們必須知道,在小紅帽與大野狼的故事裡,主角是小紅帽與狼,不是獵人與狼。小紅帽與大野狼的故事有很多版本,有的版本並沒有獵人,是小紅帽自己機警逃走;有的版本是小紅帽自己把狼幹掉。

小紅帽講的不是別人,正是我們自己。所以,重點在我們怎麼解決狼,不在非有獵人不可。更不在非有特定的「核電」這個獵人不可。

回顧二十多年來台電、政府高官和核電利益集團所講過的話,你會發現很有趣的一件事。這些人啊,他們從沒有正面說清楚自己口中的「缺電」之狼是怎麼回事;他們一直重覆在說的,是如果沒有了「核電」這個獵人,會帶來什麼危險。

看幾個和核四相關的例子。

1993年6月,經濟部長江丙坤說,台灣如果不儘速興建核四廠,將面臨與菲律賓目前缺電的狀況相似。他說:「目前菲律賓每天停電八小時,我國如果不儘速興建核四,民國九十九年,也就是十七年後,每天最少將停電六小時。」

20年後,2013年1月,經濟部長施顏祥說,如果核四廠不能商轉,核一、二、三廠又如期除役,電價將大漲四成。他並說這不是恐嚇。(別忘了我們在「當我們同在一起」裡發現他在那個中興工程顧問社裡的位置。)

第二年,2014年4月,經部次長杜紫軍表示,如果核四不商轉,最快2016年就會有缺電危機。

且不說今年已經2016年,一些預測都沒發生。最值得我們深思的,是這麼多年,這麼多政府高官,為什麼一直在講的都是:我們需要「核電」這個獵人,沒有了這個「核電」獵人會多麼可怕,卻沒有人好好講清楚:那頭缺電之狼到底是怎麼回事?長什麼樣子?到底是一頭?還是一群?都如何出現?有多可怕?是否可以用獵人以外的方法趕走它?

所以,主角是身為小紅帽的我們,如果要打破「缺電」和「核電」兩分法洗腦術,首先需要認清一個事實:

我們的重點,是如何趕走,或解決「缺電」之狼!而不是我們非要被「核電」這個獵人綁架不可!就像小紅帽與大野狼的故事有好多版本,有獵人的只是其中之一,我們解決「缺電」之狼的可能也有很多,不是非靠「核電」不可。

所以,首要之務就是把我們的注意焦點放在狼的身上,認清「缺電」之狼在哪裡。我們是要解決「缺電」之狼,而不是被「核電」這個獵人綁架。

那,缺電之狼長什麼樣子?過去長期我們只聞其聲,未見其影。

所以,這次「開放台電」研究計劃,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找出狼蹤。而我們最重要的成果,應該就是發現,「缺電」之狼,其實並不是一匹狼,而是十匹狼。

而這十匹狼,其實又不是每個都那麼窮凶惡極。
它們有的是無奈,有的是懶惰,有的是逃避,有的是傲慢,有的是被脅迫,有的是被寵壞…..

我們需要正視它們。

別連狼是什麼,多少隻都沒搞清楚,就先講非得什麼獵人不可。

(圖說:競選總統要問:Where is the Beef? 對付缺電之狼,總該先問:Where is the Wolf? )

Screen Shot 2016-08-29 at 9.35.34 PM
本系列上一篇:之六「當我們同在一起 -是誰在指揮經濟部和台電唱這首歌?」

本系列下一篇:之八:「缺電十匹狼的名稱和樣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