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同在一起 -是誰在指揮經濟部和台電唱這首歌?

郝明義快 ㄉㄚˇ台電系列之六
 
死人是會說話的。
看推理小說的人,都知道這句話。
 
「開放台電」研究計劃,從一開始就決定只研究請台電公布的資料,不看機密文件也不看台電未公布的資料,有人說很像是上了擂台卻把自己雙手先綁了起來。
黃重球最後一次邀我和他單獨一談的時候,也說:「你們只看公開的資料怎麼研究啊。」
 
他們都不知道:就像死人也會說話,被掩蓋的訊息,也是一種訊息。
 
8月15日結案報告記者會結束後,有一位記者來問我:我們怎麼查出中興工程顧問社那一串與核電利益有關的集團?什麼時候查出來的?
那天我一時解釋不了。其實,那是8月10日那天朱文成告訴我的線索。
 
訪問朱文成那一天,我特別問了一個劉黎兒要我問的問題。去年媒體報導「吉興官派董座 陳立誠擁核大將」,內容提到吉興這家公司長期承攬台電的業務,並且被立委及媒體報導「派遣到台電人員涉入花酒及收賄洩標弊案,立委批評吉興因『吃穿幾全靠台電』,在外大打擁核旗幟。」
我問朱文成,吉興和台電有什麼關係。朱文成回答的時候,和他回答核三廠今年一連串事情沒什麼特別一樣的輕鬆:「就是我們的一個顧問公司,和中興、泰興沒什麼不同。」
 
他以為什麼也沒回答,輕描淡寫地敷衍過我了。但是對我而言,他回答了很多,可以說是全部。因為我聽到了「中興」、「泰興」。「中興」以前我聽過,但還沒來得及了解;「泰興」則沒有聽過。
 
所以那天晚上我工作到半夜三點,有好些時間是在網路上搜尋這三家公司的資料和背景。我從吉興工程顧問公司開始查起,找到投資它的財團法人中興工程科技研究發展基金會,再找到中興工程顧問公司 ,然後再找到最上游的財團法人中興工程顧問社。至於泰興工程顧問公司,原來是中興工程顧問社和外資成立的合資公司,目前在董事會成員裡卻都已經全是外籍人士了。
 
其後幾天時間裡,逐漸整理出他們之間的關係圖,以及這幾家公司承包台電業務中和核電有關的代表。
 
中興集團

(註:這個圖裡所寫各單位的持股比例,都是該法人代表在董事會裡的持股總數佔該董事會所有成員總持股數的比例,並不是佔該公司總股數的比例。)
 
如我在結案報告裡所寫,最使我震驚的,是這個圖裡最上游的控股老大,也就是中興工程顧問社的歷任董事長名單。從報告公布時候的施顏祥(前經濟部長),回溯卓士昭(前經濟部次長)、蔡勳雄(前經建會主委)、張家祝(前經濟部長)、林陵三(前交通部長)、蔡兆陽(前政務委員)、李樹久(前經濟部次長),都在自己登上高官位置之前,或從位置下來之後,或者同時兼任中興工程顧問社的董事長。
 
這有什麼好震驚的?

網路上有人幫他們講話,說這些單位都是半官方的,或是有官股的財團法人等等,沒什麼問題。
 
重點不在有沒有官股或半官方。重點在:經濟部身為監督單位的主管機關,其部長、次長,紛紛在上任前、卸任後,甚至還有人(卓士昭)在任內同時擔任中興工程顧問社的董事長,再讓其投資的子公司去承包台電的各種業務,完全破壞政府治理的原則和倫理。
 
看一個監察院的糾正案。除了經濟部之外,原能會也是台電在核能上的主管機關。早在2012年,國民黨還執政的時候,當時的監察院就通過一個糾正案,指出經濟部、台電、原能會等幾方之間的業務有問題。因為原能會一面要監督台電的核能安全,一面又縱容其下屬的核研所在那之前三年間承包台電及其相關基金會共四十四件,總計八億元以上的業務計劃。所以監察院的糾正案裡說,這幾方的業務「不僅欠缺嚴謹及妥適,而且涉有球員兼裁判情事,並使外界產生監督者拿受監督者錢財如何盡公正監督義務之嚴重質疑」。
 
原能會下的核研所可是純官方的單位,可比所謂有官股的「財團法人中興工程顧問社」更官方。如果連原能會下的核研所去承包台電業務都要被監察院糾正,指出「涉有球員兼裁判情事」,經濟部下的「財團法人中興工程顧問社」去承包台電業務之不成體統,當然更不言自喻。
 
有人連這種常識都不知道還要硬拗的話,不是無知,就是急於為利益集團護航而口不擇言。對這種人,我不是不辯論,而是不想浪費我一秒鐘的時間。
 
更何況,從過去國民黨黨國不分的時代開始,很多所謂有官股的財團法人,早就因為官私互相遮掩、勾結的黑箱而為人詬病。時代力量立院黨團在6月份提案審查的「財團法人法草案」,也可以說是為了打開這個黑箱。法案及相關說明,請參閱這裡。
 
看到這些之後,所以我在結案報告裡寫:我們終於明白台電為什麼對行政院長都敢於抗命;為什麼監察院對他們提出糾正案之後,第二年核研所照樣敢去承包台電的業務;我問朱文成他怎麼看待這些事,朱文成一副輕鬆不以為意了。
 
講白話一點,就是他們有人罩。幾十年這麼多經濟部及其他政府高官擔任董事長的單位都要承包他們的業務(核電業務還只是其中小小的一塊),他們當然可以為所欲為。
 
把「核電」和「缺電」兩分對立,在能源立場上把台灣社會兩分對立的,和這些高官脫不了干係。他們不是姑息、坐視,就是縱容、自肥。
 
研究小組在工作期間,每每在一些問題上詰問台電到他們詞窮的時候,台電直屬上級能源局的主任秘書就會出面提供說法解圍。研究小組有幾次問他們:那一旦出問題的話,能源局和台電的責任如何劃分?他們兩個單位異口同聲地回答得很妙:「你們不要分化我們啊。我們是一體的。」
 
哪一家公司的稽核單位敢這麼大聲地說他們和被稽核的單位是一體的?能源局和台電兩個上下屬單位敢講得這麼理直氣壯,就可以知道台電許多業務之沒法改善,包括上一篇所寫的歲修安排之不合理而形成的「缺電」緊張,正是因為上級單位毫無監督可言。
 
但是你能說能源局什麼嗎?能,也不能。因為從經濟部的最上層,部長、次長級就上樑不正下樑歪啊。我們聽說,能源局的許多經費還要靠台電提供。但是歷任經濟部長、次長擔任董事長的單位,以及監督台電核能安全的原能會,不也是都要倚賴承攬台電的業務嗎?你能說什麼?
 
甚至,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對台電也沒什麼好說的。他們這些上級主管單位一個個行為如此不成體統,不知羞恥地破壞政府治理的倫理,你又要台電憑什麼認真接受他們的監督呢?出了事要承擔責任呢?
 
黃重球說有問題也是歷史原因所造成,叫他負責任的話,300元也嫌多,不是完全沒有來由。
  
我們都聽過一首歌:「當我們同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當我們同在一起,其快樂無比!」
 
看看我們經濟部、原能會對台電做的事,他們就是一直在唱這首歌。
 
結案發表會那一天,柯一正來出席。我跟他說:你們「不要核四五六行動」風雨無阻地持續十四個月,你們以為在對抗的是台電,沒想到背後是這些經濟部的高官吧;你們以為那些高官講核四不可或缺是為什麼經濟發展,沒想到他們是在為下屬或關係企業承攬業務吧。
 
我也去參加過「不要核四五六行動」。想想大家頂著風,冒著雨,在自由廣場前慷慨激昂的那些夜裡,原來經濟部、原能會和台電,以及他們不知道去哪裡找來的一些同路人,都在一起歡唱「你對著我笑嘻嘻~我對著你笑哈哈~當我們同在一起~其快樂無比!」你的嘴角要揚起一個什麼角度的微笑呢?
 
但anyway,我要謝謝朱文成那天給我的線索。
 
ps. 有沒有哪一位可以教我怎麼在網頁裡嵌一首「當我們同在一起」的歌,在讀到最後一段的時候讓這首歌播放?

本系列上一篇:之五「5月31日發生的事 -為什麼林全要重啟核一廠一號機?」
 
本系列下一篇:之七:「小紅帽與大野狼的台電版-別忘了主角是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