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1日發生的事 -為什麼林全要重啟核一廠一號機?

郝明義快 ㄉㄚˇ台電系列之五
 
今年六月初,行政院長林全繼經濟部長李世光之後,宣布因為缺電的可能而要重啟核一廠一號機,環團、反核人士按鈴控告他「謀財害命」,造成巨大風波。
 
而林全之所以在上台不到兩個星期就做出爭議性這麼大的決定,是因為他的下屬跟他報告,5月31日那天高溫,台電供電吃緊,到了發布限電的邊緣,所以考慮重新啟動停機十八個月,燃料池已經爆滿,機件本身也有安全疑慮的核一廠一號。
 
除了環團、反核人士控告他,加上朝野立委一致砲轟,蔡英文總統在最後關頭出面,林院長終於踩了剎車。我正是由此而有了「開放台電」的發想,後來林院長也很突破性地不但同意,並且每周四親自參與我們的會議。
 
「開放台電」要研究台電是否缺電,一直有兩個重點。一個是短期的,一個是長期的。短期的焦點,正是5月31日。以這一天的供電吃緊為例,看今年夏天類似高溫再發生,會不會再發生缺電危機。
 
在研究小組工作期間,我們很好奇林院長那天到底接到什麼樣的報告,使他考慮下那個決定。有一天在會議中就直接問了他。


 
林院長說他接到的是四張圖的報告,他願意給我們看。但是行政院其他人提醒他是機密文件。林院長說:「那你們簽保密協議來看呢?」
 
我們因為從一開始就堅持不看任何機密文件,所以婉卻了。但是那四張圖到底說了些什麼,讓林院長感受到缺電的危機,一直令人好奇。
 
8月10日我們訪問完朱文成之後,我因為前一天和台電開會的時候有一個沒問完的問題,所以再繼續和他們一位同仁談下去,結果一談又是兩個小時。
 
之前,我們就在收集台電有關5月31日的各種數據,因為他們在「過去電力供需資訊」頁面上呈現的不夠,研究小組又發現需要其他幾天的數據,所以台電後來公布了一個 編號22-1 的資料
 
這份資料的數據很細,和他們之前公開在網站上的大不相同。
 
當天我和台電同仁談那兩個小時的重點在:台電的「再生能源」為什麼在不同頁面上呈現不同數字?「垃圾、沼氣」的發電機組為什麼在這個報表裡算在「再生能源」,在另一個報表又算在「汽電共生」?以及「汽電共生」廠商和台電的關係到底有多少種,尖峰時段可供調度的程度到底是多少。(詳見結案報告)
 
在這個過程中,台電同仁不得不把22-1 資料的5月31日數據拿出來解釋。此外,他也承認,其中有些數據的關係複雜到台電自己內部還要另做一些圖表來說明。由於他們沒有公布也不肯公布這些內部圖表,因此那兩個小時的討論中,很大一塊時間是我聽他們的解釋,自己來畫圖,再請台電同仁來確認。
 
當天晚上在家裡,我繼續溫習白天的「功課」,一面再畫圖,一面重看 22-1 那個大表。就在半夜三點,我決定要入睡,要關燈的前一刻,我突然想起了下午曾經也和台電同仁討論過了這個大表的右上角。然後,我注意到那裡幾個數字。

5月31日的關鍵數字

那天台電的「 系統運轉淨尖峰能力」,也就是最高發電能力,是34.99 GW;那天的「尖峰負載」,也就是最高用電負荷,是34.42 GW,兩者相差只有 0.57 GW;所以看來迫近缺電,十分緊急。也因此,當天我訪問朱文成的時候,他很得意地說他那天用「需量競價」誘使企業用戶在尖峰時段少用了0.4 GW的電,所以救了半條命。
 
但是,且慢,在那上方,可以看到當天的大修(歲修)機組數字是:3.14 GW。這個數字佔了當天最高發電能力的百分之九。想想看,台電那天有將近百分之十的機組都安排去歲修(請注意:不是臨時的檢修或故障),怎麼能不造成供電能力的緊張?
 
打個比喻好了。把5月31日那天最高發電和尖峰時段最高用電負載形容成兩軍交戰吧。最高發電這一方的軍隊,有34.99 GW的兵力;尖峰最高用電那一方,則打過來了34.42 GW的兵力,雙方戰況激烈,兵力只差0.57 GW。發電這一方雖然熬了過去,但是險勝,十分危急。所以戰後檢討,朱文成慶幸說,這一天如果不是他去跟別人借了0.4 GW的兵力,不堪設想。
 
但是,為什麼不問一個問題:台電的發電方,明知道每年從五月起進入隨時可能爆發戰爭的熱季,為什麼卻要在5月31日排了3.14 GW的機組去歲修呢?如果不排這麼多兵力去年休,戰況哪會那麼緊急?哪需要還去跟別人借 0.4 GW的兵力?這不是自己故意製造的缺電危機嗎?
 
事實上,在我們研究計劃一開始的時候,除了研究小組請台電公布52項資料來做系統及管理分析之外,顧問團裡的王塗發和徐光蓉教授就特別要我們請台電公布他們的歲修計劃。
 
王塗發教授當時就質疑,聽說台電明知每年5月到9月是台灣用電高峰,卻會在這段時間排很多機組歲修,造成供電緊張的局面,因此請台電公布近十年歲修計劃。台電公布的資料不全,所以我們一直沒法了解今年5月31日的情形。
 
而8月10日夜裡我看到的數字,終於確證了大家的質疑。今年5月31日的缺電危機,確實可以說主要是因為有 3.14 GW的機組去歲修所導致。
 
最後一次我們跟台電開會的時候問他們歲修的事,他們說今年的歲修是去年就排好了。但是他們現在準備明年2017年的歲修計劃,就不再把歲修排在5月到9月的尖峰用電時期了。所以,今年5月31日的「缺電」危機,是他們在去年排今年歲修計劃時種下來的因。
 
總之,我講這一段經過,主要想說幾點:
 
第一,過去大家揣測台電的缺電危機可能另有原因,總是沒有證據。這次就算「開放台電」的研究計劃一再請台電公布資料,甚至一開始就要了解5月31日那天的「缺電」是否和他們歲修有關,但還是不得其門而入。一直到7月底催使他們公布了22-1 號資料,最後才終於在那份資料的一個角落裡找到證據。
所以要了解台電的「缺電」問題,要他們開放資料是必須的一步。
 
第二,從5月31日缺電危機形成的原因來看,我們可以知道:要改善這種缺電危機,首要之務是改善台電發電機組的歲修計劃與安排,根本不是要不要重啟核一廠一號機。
請注意,我這裡還根本沒有提5月31日那天「檢修」(非預期異常等)加「故障」(非預期損壞等)機組,加起來也有 1.03 GW無法使用。台電如果能檢討如何改善這些「檢修」和「故障」的問題,想必也可以更進一步加強供電的能力。
 
第三,台電不注意適當安排歲修計劃而形成「缺電」危機,再來要求重啟核一廠一號機,並且把林院長置於那麼重大的風暴之中,林院長應該追究其中的責任:
 
這到底是台電的決策層無能所造成?還是別有用心所造成?
台電的督導單位,從能源局長到經濟部長到政務委員,任何一個人都比我們更容易發現5月31日這一天的「缺電」危機出在哪裡,他們為什麼不善盡職責,質問台電為什麼要在尖峰用電期排這麼大規模的歲修?還跟台電拿了四張圖一起形同脅迫自己的長官在「缺電」危機壓力下重啟核一廠一號機?

本系列上一篇:之五「訪問朱文成那一天」

本系列下一篇:之六「當我們同在一起-誰在指揮經濟部和台電唱這首歌」

(圖說:編號 22-1 資料。很複雜。8月10日白天我一直在台電討論的是左下角的地方。當天半夜三點,才注意到右上角紅框處的關鍵。)

Screen Shot 2016-08-27 at 8.41.47 PM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