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朱文成那一天

郝明義快 ㄉㄚˇ台電系列之四 
 
8月11日去行政院開最後一次會。那天,台電的人在林院長面前向我兩度致意,說前一天看我訪問朱文成董事長再接其他同仁,從早上九點半到下午三點半,六個小時裡沒離座位,沒吃午餐沒去洗手間,他們很訝異。
 
其實,那天我回去後,又一直工作到半夜三點。8月10日,是我參與「開放台電」計劃以來,對我個人而言十分關鍵的一天,也很奇妙的一天。解決了我心頭多個疑惑。
 
先說訪問朱文成這件事。
 
訪問台電董事長,一直是我們在蘊釀、等待的高潮戲,但波折很多。之前期待和黃重球直球對決,可惜他離任。接著,為了訪問從總經理位置升上來接任的朱文成,我和方儉起了爭執。
 
黃重球還在任的時候,方儉談起朱文成的評語比較好,說他是學電的出身,懂實務。但在朱文成接任後,方儉對他的評語改變了,尤其說朱文成是大同工學院出身,而台電採購大同的智慧電表,有利益瓜葛。
 
有一天,我看到他在臉書上把我們開會時候談朱文成的事,以及他看到台電的一些問題寫到臉書上,就寫信請他克制。
方儉回信說他不知道為何不能對外發言,說他要退出團隊活動,以免互相妨礙。
 
我們的立場差異是:我(以及研究小組其他成員)覺得這個計劃的最主要任務在於成果,完成結案報告。但方儉認為過程重要,需要搧風點火,一路號召更多的人一起攻擊台電的弱點。 「就像一隻準備充分武裝完備的蜜蜂是打不過老虎的,而是要一群蜜蜂出動才能逼退一群老虎。」

而我則認為,訪問朱文成在即,沒必要先講他什麼。尤其,在研究報告還沒出爐之前,即使看出台電什麼問題,小組成員個別對外的發言,不宜早於或多於我們還沒公布的進程或內容。
 
所以,8月10日當我坐在朱文成對面開始訪問的時候,回想著這些過程,感觸很多。當時方儉已經因為「團購電力」的事正式退出,和我一起去的有李宗黎、林蕙真和陳季芳。
 
我們的談話從那天早上九點半開始,一路到下午一點半結束。一方面是訪問,一方面也不斷夾插對一些資料的查證,所以談得很久。
 
我總結一些訪問朱文成的要點如下。
 
朱文成說,他晚黃重球一年進台電。他承認報導說的,他是在大同工學院任內,因為「罵」台電反而進了台電。進了台電後,他發現台電的問題除了因為是國營事業,行動慢一些之外,台電的很多人是技術本位,所以把工作交下去的執行度雖然沒話說,但是技術本位的缺點就是有時候不知變通,也不重視客戶訴怨。
像最近為了應對電源緊急的問題,找了許多國外的臨時方案來參考,但底下一些同仁不經考慮就否決,需要他再三督促,才願意多嘗試新的事物和方法;而客戶抱怨,朱文成說他願意親自去了解,願意從做生意、為顧客著想的角度,出去找「工作」。
 
說起這些「工作」,朱文成最滿意的顯然就是「需量競價」。這是個為了供電可能不足的時候推出的辦法。簡單地說,就是誘使企業用戶在尖峰負載期間少用電,然後把節省下來的電賣回給台電。
 
「今年5月31日最緊張那天,是『需量競價』救了我們半條命。」朱文成帶著不無得意的笑容說,「省了0.4 GW。」
 
他說,這是他前年規劃,去年推出的辦法。但是去年因為辦法還不夠靈活,所以效果不明顯。而今年則派上用場了。
 
「我們也受你們的啟發,要『開放』。」朱文成說。因此,他又跟我介紹了就在上星期在台電舉辦的「黑客松」。
 
至於台電採購大同的智慧電表那件事,朱文成很輕鬆就回答了:「大同標了台電一萬戶智慧電表。可那是2012年的事。我是到2013年才到台電。」他說。
 
那天我還代陳謨星問了朱文成一個問題。
 
「開放台電」監督團裡的陳謨星博士,是長住美國德州的電學專家,以前是朱文成的老師。而許多人都知道,他們師生之間在許多議題上有不同的看法。
 
發生在五月下旬的核二廠二號機的避雷器爆炸事件,陳謨星認為可能是一種「負序電壓」所造成,但我問朱文成的時候,他說可能要倒過來看,可能是事故本身形成負序電壓。
 
核二廠二號機避雷器爆炸事件的真相究竟如何,目前還在調查之中。不過,過去台電都不承認是「爆炸」,名之為「高溫擠壓」所造成。這次我和朱文成談的時候,我和他都一直以「爆炸」稱之。
 
此外,我個人,感受特別深刻的有幾件事。
 
第一,我們問朱文成,今年屏東的核三廠頻頻出狀況,一直有媒體在報導。台電始終不正面回應,屏東縣政府都公開表達不滿了。過去第一次政黨輪替,2001年核三廠發生「全黑」事故,執政的民進黨把它壓下來。現在他當董事長了,怎麼看今年核三廠的情況?
 
朱文成說,那些情況沒什麼特別嚴重,不過正好發生在核電廠裡,所以媒體記者要報導。「像訓練所失火這樣的事如果發生在火力電廠裡,你看記者感不感興趣?」他很輕鬆地回答。
 
他輕鬆到這種程度的回答,使我很訝異。
 
第二,2012年,因為台電的主管機關原能會讓其核研所來承攬台電業務,監察院通過糾正案。可是第二年核研所照樣承攬台電的業務。
 
我們問朱文成現在準備怎麼面對這種事。
 
朱文成輕描淡寫地說:「我們還是該相信核研所的專業,並且他們有人啊。」
 
這位新任董事長也對監察院的糾正如此毫不在意,讓我印象很深刻。
 
第三,我們問他,在新政府以「非核家園」為政策之後,台電有什麼重大政策?
 
朱文成除了簡單地提了一下太陽能、風力之外,很熱情地談起他要注重「地熱」和「小水力」。
我因為在那前一天剛去工研院的綠能所訪問過,聽他們說了台灣發展地熱的條件有限,所以正在想如何就這一點來問他的時候,陳季芳先提出了一個有趣的問題。
 
陳季芳說,據他這一陣子和台電的接觸,因為台電家大業大,所以對一些小量發電的事情都並不感興趣,給人一種「不以善小而為」的印象。現在朱文成怎麼對「小水利」感起興趣了?
 
「積小為大嘛。」朱文成回答。
 
累沙聚塔固然是好事,但在台灣能源政策需要轉型的如此關鍵時刻,我很好奇朱文成為什麼沒強調那些比較大的項目。
 
第四,從黃重球還在任的時候,研究小組和台電歷次各種會開下來,告訴我他們有一種印象是:黃重球好像在直接指揮副總經理級的主管,朱文成則像是被架空的總經理。所以那天我特別帶了一個問題問他:過去在總經理任內,有沒有比較受束縛,沒法照理想推動的障礙?
 
朱文成回答得很有技巧:「障礙?我倒沒遇到什麼特別的障礙。我做的事情也有限,也做不了太多。當然在國營的體制中,沒像民營那麼方便、那麼快速,感覺是比較慢一點。」
 
忘了說,那天去朱文成的辦公室,得知他升任董事長後還是使用原來的總經理辦公室。因為他同時還兼任總經理,所以說是等找到新任總經理後,再讓新總經理去用原來的董事長辦公室就好。
 
我該怎麼總結訪問朱文成的心得呢?
我想了一陣子,直到那天半夜,在整理其他資料的時候,我想到了一句話:台電的情況,的確很難指望光換了一個董事長就能改變。
 
為什麼這麼說?要對照我接下來兩篇來看。

本系列上一篇:之三「黃重球與300元 –以及可惜沒問到他的問題」

本系列下一篇:之五「5月31日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林全要重啟核一廠一號機?」

(圖說:從台電朱文成的會客室窗口看出去的台北。)

IMG_8905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