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面無私》告訴我們的事-從系統和管理分析查台電缺電的原因

郝明義快 ㄉㄚˇ台電系列之二
 
有不少人在問:「開放台電」的研究小組都沒有人學過電,他們憑什麼來查缺不缺電?或者問:他們怎麼整天都在問管理、財務的問題,到底在浪費台電什麼時間?
 
其實,看過《鐵面無私》(The Untouchables)這部電影的人,會知道我們為什麼這樣做。
 
在1930年代,美國芝加哥有一個黑道超級老大,叫卡邦(Al Capone)。在禁酒令的年代,卡邦仗著自己黑白兩道通吃,不但大發賣酒之財,也讓自己的名字成了「黑幫」、「犯罪」的代名詞。美國司法系統一直想辦他,卻抓不到證據,因為芝加哥的警界都是他的兄弟,被他買通。
 
最後美國政府想出了一招,就是不從司法,而是從財政部查稅的途徑下手,結果逮到他逃稅的證據,把他送進監牢。這件事情影響深遠。一方面,後來這成了美國政府掃蕩黑幫的拿手利器;另一方面,美國黑社會也被卡邦這個案例嚇到,為了不要重蹈覆轍,開始研發各種洗錢途徑,促進了全球性的洗錢大潮。
 
《鐵面無私》這部電影,講的就是卡邦這個故事。電影裡,勞勃・狄尼洛演卡邦,凱文・科斯納演財政部的幹員奈斯(Eliot Ness),史恩康納萊演他的夥伴。電影雖然誇張地加入激烈的槍戰場面,但基本上講的就是這個故事。
 
今天在台灣要查台電的問題,想要找學電的人出面,實在太難了。有關電的生意,台電都獨家壟斷。先不說和台電有生意來往的人,即使是做學術研究,也不能不讓他三分。要做電的相關研究,台電可以提供獨家資料,可以提供補助經費。我聽一位學者說:你發表台電不樂意聽的意見,他們下次就不給你露面、參與計劃的機會。這個壓力大不大?

我參與反黑箱服貿的時候,看到很多學者站出來發聲,頂著很大的壓力。但是這次做「開放台電」,才發現這個壓力只大不小。原先同意公開支持我們的學者,下一次聯絡就退縮了;還有人願意支持我們,提供協助,但堅持不能公開姓名。
 
台電被核電幫綁架,核電幫裡「大清帝國」的勢力又人人皆知,誰敢站出來挑戰?一般人要挑戰,他們就說你沒有專業;專家要挑戰,他們就說你不懂最新發展、沒有數據。到目前為止,學電,而又敢在枱面上站到台電對面、核電對面叫陣的學者,海內外加起來也寥寥無幾。
 
我們這次很幸運,邀請到陳謨星博士加入監督團。但是陳謨星這位國際電機電子工程學會院士,曾經擔任美國德州大學阿靈頓分校教授、能源中心主任,曾獲得美國愛迪生學會全美最佳電力工程教育獎,被中國大陸邀請去協助開發風力發電的人,硬是能被一些和台電關係不明的人批評成落伍的老頭。權威、經歷、名氣不如陳謨星的其他人,如果敢挑戰台電,就更可想而知。唯一可惜的是,陳謨星博士人在德州,無法直接加入第一線研究小組。
 
所以我從一開始想到「開放台電」的計劃,就決定一定要走不同的路。這也是我一開始找方儉的理由。他有做ISO 9000 系統分析的經驗。我問他需要什麼幫手,方儉說需要從系統分析、管理分析上來查台電是否「缺電」,因此需要會計師、資訊處理專家。方儉所說,與我的想法完全一致。
 
所以我再找資深會計師李宗黎,以及數據處理專家李慕約加入。
 
就像對付卡邦,要改走查稅的路;對付台電,也要改走查他們管理之路。所以我們從一開始討論,就把策略定為查台電身為一個企業,有沒有做好「需求管理」(用電)、「供給管理」(發電和輸配電),以及如何做供需有缺口時(停電)的風險評估和管控。
 
撇開方儉最後關頭突然脫隊對我們造成的衝擊不談,他在開始階段的參與和建議,對調查研究的方向貢獻很大。這也是我們在對他行為「遺憾」之餘,還是感謝他的原因。
 
再來,我必須好好感謝李宗黎會計師。原來我是去找大學同學,也是會計師的林秀玉。林秀玉說她今年十一月退休,退休之前她們事務所不同意參與這種活動,問我能不能等到十一月。我說不能,秀玉就介紹了李宗黎給我。
 
李宗黎是台大國貿長我四年的學長,之後則成為資深會計師。我和他素昧平生,只是通了一次電話,他就加入。李宗黎很愛看武俠小說,談話時經常引用武俠、戰爭的比喻。他的加入,很像是武俠小說裡「拔刀相助」的場面。他和台電開了幾次會後,有次談台電缺電問題的形容也很傳神。他說:「台電是主帥不做拒敵於千里之外的規劃,只讓調度中心的人忙死在近身肉博戰裡。」
 
我們研究小組,方儉並不是唯一退出的人。負責數據處理的李慕約在開始沒多久就退出研究小組。因為那是開始階段,李慕約也和我仔細討論過如何為他的退出聲明等善後,所以沒有引起像方儉後來在最後關頭脫隊產生那麼大的爭議。
 
李慕約退出後,李宗黎又引介了台大會計系教授林蕙真加入。他們兩位成為我們從管理面進行這個研究計劃的支柱。尤其,當最後階段方儉突然離開團隊,不再撰寫結案報告,也不再提供意見的那段時間,李宗黎和林蕙真兩位一直保持平和、穩定,以及對台電犀利追問的態度,持續把他們部份的研究報告完成,給了我不只安定,還有鼓舞的力量。
 
總之,我們這次的策略就是盡量避開與電的術語進行肉博戰,而是從台電整體的系統、管理分析來解剖他們的問題。而我最後在結案報告裡能指出台電的「缺電十匹狼」,追出整天喊缺電狼來了的十個元凶,方儉開始階段的參與,李宗黎和林蕙真從管理分析和財務分析面上一路所做的努力,功不可沒。就像美國那個財政部的奈斯在緝捕卡邦上完成了司法部沒法完成的事,李宗黎和林蕙真兩位會計專家在「開放台電」上完成了許多電學專家不敢挑戰的事。

希望大家能理解我們為什麼要如此查缺電。感興趣的人,今晚可以看看《鐵面無私》這部電影。

本系列上一篇:之一「『遺憾』其實不只『遺憾』 -兼回答方儉事件」

本系列下一篇:之三「黃重球與300元」

(圖說:《鐵面無私》的海報。)

UntouchablesTh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