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全院長對「開放台電」結案報告的回應 8月31日下午

https://www.facebook.com/LinChuanTW/posts/1337785072917113

感謝 郝明義Rex How先生以及開放台電研究團隊,在這一個多月的對開放台電資料的努力,以及對於台灣能源發展的建議。歷經一個多月的討論與資料往返,台電將於9月2日將本次的相關資料公佈,並且將會議中的討論與回應上傳至 VTaiwan.tw平台繼續收集意見。這是台灣能源政策發展及改革的開始,因此,我們還有幾項工作要繼續執行。

第一,對於「開放台電」研究團隊所揭露,各界質疑經濟部、能源局,與中興顧問社、中興工程、吉興工程的從屬關係,以及監督者承攬被監督者業務之不當,我們已經在8月19日任命中興顧問社新任董事長曾參寶,請他進行評估與檢討。曾參寶董事長歷任經建會、經濟部工業局、北縣副縣長等職務,屬於經建專長,有其專業獨立性,相信他可以作到利益迴避。我們要求他必需重新檢討過去中興工程顧問社及其子公司與台電之間在核電資源利益分配上的從屬關係,杜絕不當利益群帶聯系。同時,我也要求經濟部應全盤檢討此類財團法人股權結構,思考其轉型之路,進行能源轉型正義改革。

第二,針對今年5月31日供電吃緊的情況,我也特別要求台電注意歲修時間的安排,因應氣候劇烈變化,不應該將歲修時間排在用電尖峰的月份。台電也表示明年提早至5月20日完成歲修,避開高用電量時間,避免造成今年5月31日供電吃緊的情形再次發生。

第三,我也請經濟部與台電在這次與開放台電研究團隊的合作後,應該採取更開放的態度面對大眾、面對能源轉型正義的議題,唯有開放的態度才能讓台灣的能源轉型得以進行,唯有觀念的改變才能讓能源的發展有更多的可能。

最後,再次感謝郝明義先生與開放台電研究團隊,以及經濟部與台電公司的同仁,為開放政府做了一個示範,也為台灣的能源發展跨出新的一步,繼續朝非核家園的目標前進。

Screen Shot 2016-09-02 at 6.57.31 AM

缺電十匹狼的名稱和樣貌

郝明義快 ㄉㄚˇ台電系列之八

在我們結案報告的「結論」裡,開頭就揪出來「缺電十匹狼」。其實這十匹狼各有名稱和樣貌,可能一一多介紹一點會更清楚一些。

1 不做需求管理》落伍狼
狼-04 落伍

每個人都是分分秒秒在用電,台電卻有40%的一般用戶是兩個月手抄一次電表,60%的高壓電用戶有智慧電表卻不針對用戶分類,可以說完全不做需求管理。

今天是各行各業都以nano second 來競爭掌握客戶需求資訊的時代,其他國家的電力公司和用戶都可以即時監看用電資訊,台電還在兩個月才去用戶那裡手抄一次電表,實在落伍到不可思議。

不做需求管理,就難做用電高峰和低谷的拉平,所以每天尖峰負載的波峰及谷底的差距就會很大,差距經常高達10G以上,造成波峰那一段時間的供電吃緊。

因此,台電在喊缺電的時候,裡頭有一隻「落伍狼」在作祟。

2. 尖峰用電時段可以向汽電共生業者到底買多少電的黑箱 》遮掩狼,或是吃裡扒外狼

狼-03 遮掩

尖峰負載時間, 台電如果購買汽電共生業者的電,最多可以增加多少供電能力?這個問題是研究小組始終問不出清楚答案的。
光是汽電共生業者的裝置容量究竟是7 GW還是 8.11 GW,台電前後給我們的說法就不一(詳見結案報告第二章)。照我們看到的合約範本,汽電共生業者最多可賣自己發電之50%,針對全年發電量而言,但能源局官員口頭上又否認,說是針對每一天。
更有趣的是,六月下旬我們第一次和林全院長開會的時候,那天當時的董事長黃重球沒來,但總經理朱文成有來。
我們聽林院長和朱文成有段對話。

林院長在問他為什麼接下來的尖峰負載期間,某家汽電共生業者要排歲修。朱文成說是他們自己排的。
林院長問他不能討論嗎?朱文成說正在友情協商。
最後那段談話以林院長講了這句話而結束:「跟他們說,企業也該有企業責任。」

可是等我們要求台電公布了汽電共生業者的合約範本後,看到所有汽電共生業者,都是要提前在每年四月讓台電知道未來四年的歲修時間安排,並避開六月到九月的「用電尖峰期」。換句話說,台電完全有辦法要求汽電共生業者的歲修時間。朱文成卻講他要「友情協商」才行,不知這算不算欺瞞長官?

總之,台電把他們到底在緊急時刻可以向汽電共生業者買多少電來救急這件事當成一個黑箱,而不是公開透明的調度資源,可以說是有一頭狼。
在造成台電「缺電」緊急現象中,這頭狼的名字不是叫作「遮掩狼」,就是「吃裡扒外狼」。

3. 各種維修作業問題的黑箱》明知故犯狼

狼-08 明知故犯

今年5月31日台電給林院長提供「缺電」警訊,使林院長下了重啟核一廠一號機的決定,發生一場軒然大波。而最後證明最主要的原因是:當天送歲修的機組高達3.14 GW,佔最高發電量的9%。明知用電熱季到了,卻把這麼多機組安排歲修,其心可議。
何況,這在去年2015年已經是話題,當時的經濟部長鄧振中就已經說要考慮叫台電把歲修時間不要集中在五月,而今年再度發生。
這次台電又承諾說明年5月不再排。且看如何。

總之,在用電熱季卻安排這麼多機組進行歲修,而且屢犯,所以在台電的「缺電」危機中,存在一條名叫「明知故犯」的狼。

5. V接變壓器造成的漏電問題》迴避問題狼

狼-06 迴避

V接電壓器,就是用兩具單向變壓器接起來可借單向及三向使用。據陳謨星博士說,這會造成電壓的不平衡,出現負序及零序電壓,使馬達效率減低,並在地上漏電。陳謨星認為這種漏電的比率可能很高,如果能改善因為V接變壓器造成的漏電問題,也有助於台電改善供電能力,減少「缺電」的可能。

我們最後一次開會,請台電提供以下數據:「北、中、南各地各有多少具V接電壓器,佔各地變壓器的百分比例是多少?每具V接電壓器的KVA 各有多少?可能造成的不平衡有多少?」以便陳謨星再據以繼續討論。

台電本來說要在8月12日之前提供上述數據,後來到8月15日之後才在台電公布的主要是這些說明性的文字,並沒有陳謨星要求的數據。

台電需要知道:這些數據不但外界無法取得,就算取得也很難驗證(以這個例子來說,測量這些變壓器是需要設備也有危險的),所以當外界有質疑時,應該開誠佈公討論都來不及,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總要迴避。

據我們工作的經驗,以及看台電公布的許多其他資料,經常有迴避問題核心,模糊焦點的情況。
因此,我把這頭狼稱作「迴避問題狼」。

5. 死守核電,不積極推廣再生能源》鞏固力狼

狼-10 鞏固力

我曾經在一篇文章裡寫:「要目前的台電推廣再生能源,形同要賣肉的屠夫負責推廣素食。」一方面台電因為被核電幫綁架,為了突顯只有核電是最重要的能源,所以無心推廣再生能源;另一方面台電家大業大,對還沒茁壯的再生能源看不上眼,所以一直不積極推廣再生能源。
因為無心,所以連他們的網站上,都能把再生能源所佔比例的數字搞得一錯再錯。8月9日我們糾正台電一次,他們認錯修改一次之後,8月17日能又再錯一次。

寧可配合演出「核電獵人」的戲,也不好好推動再生能源,在數字上出包認錯再出包,這叫作腦袋「鞏固力狼」。

6. 不知有計劃地進行停電風險評估與控管》恐嚇狼

狼-09恐嚇
有備無患,是任何人都該有的常識。台電常說缺電,應該及早有停電風險評估與控管。但是我們發現他們幾乎可以說完全沒有做這一塊。(詳情請見結案報告第二章)
台電不只是欠缺對停電風險的評估與管控,比較更值得注意的是上級主管的心態。

有一次,研究小組提醒台電,停電有四種分類:1 有計劃有預警(譬如定期檢修設備,可以事先通知何時何地停電)、2 非計劃有預警(如颱風警報時)、3 有計劃無預警(譬如定期檢修因意外而沒能及時完成)、4 無計劃無預警(譬如因為地震而輸配電塔倒塌),重點在如何做好第1類的評估與管理,並避免原本應該是第1類的情況,卻無法控制地演變成其他三類情況,尤其第3和第4類,造成社會大眾恐慌的「災難性停電」。但他們第一時間的反應是:他們只做兩類。並且即使是高級主管提到停電,首先講的就是紅綠灯沒有電、醫院沒有電的嚴重情況,顯然沒有把停電細分類來個別分析的習慣。

更讓研究小組意外的是:當我們請台電說明過去各種情況停電所造成的損失,包括內部成本、外部成本的時候,台電人員口頭表示,沒有估算過。台電表示:說那些停電造成的損失太小,所以都直接從用戶隔月的電費中沖抵,沒有另立會計科目來顯示。台電如果不把停電損失另立會計科目來顯示,形同沒有紀錄、統計資料來證明、追蹤比較台電對停電風險的控管。


而事實上,如果不合理地進行停電的風險評估與控管,則停電很容易被危言聳聽而畏懼過甚。不做好損害評估,也不會認真推廣讓社會大眾對必要時限電的心理準備。如此會惡性循環地加大社會大眾對停電或限電的不必要恐慌。
所以,台電在談到缺電,談到停電的時候,有一隻「恐嚇狼」。

7. 對(核能以外的)重大機組的更新和商轉時間不知緊盯督促》懶惰狼

狼-11 懶惰

台電對核電機組的興建和延役,都積極得無所不用其極。但是對核電以外的其他能源的重大機組,則有差別。代表性的例子,有我們監督團的徐光蓉教授所質疑:林口電廠的新機組,從2005年12月通過環評,到2016年才蓋好,長達十一年。並且蓋好後,應該年初商轉的,但是到七月還仍然沒有。

接下來核電機組逐一除役,核電以外的重大機組的更新和商轉時間必須緊密搭配得上,萬一繼續不知緊盯督促如計劃進行,也會造成「缺電」風險。
因此,要小心這種「懶惰狼」。

8. 政府上級單位仍然沒有明確的能源策略,而交由台電 一個執行單位來做超出他們能力範圍的事》無辜狼

狼-07 無辜

台電的身分模糊。雖然稱作公司,但是事實上又是政府的單位,董事長還要去立法院接受質詢。
而就一個政府單位來說,他們其實最善長的是電力的供給。至於國家的能源政策之設定,或是轉型,本來就不是台電該做,或者是能做的。那應該是他們的上級單位能源局或更上級單位該做的事。

但是在我們進行研究計劃的過程裡,不時聽到台電被交付超出他們能力所及的任務,譬如問他們如何達成非核又減碳的目標。
我們也聽說,他們的上級單位能源局人力及經費都不足,所以很多工作是要台電去幫忙完成。
由一個執行單位卻來做一些能源政策的規劃工作,會出問題不難想像。所以,這樣出包而造成問題的,其實是一隻「無辜狼」。

9. 經濟部和原能會模糊甚至破壞與台電的上下關係和倫理,自失督導立場》被寵壞的狼

狼-02 寵

像我在「當我們同在一起-誰在指揮經濟部和台電在唱這首歌」裡所說的,台電有經濟部和原能會兩個主管單位。結果監督台電核能安全的原能會,縱容屬下的核研所來承包台電的業務;監督台電業務的經濟部,縱容屬下的官股「中興工程顧問社」及其子公司、關係企業來承包台電的業務。

如2012年監察院糾正案裡所說,「使外界產生監督者拿受監督者錢財如何盡公正監督義務之嚴重質疑」。政府治理的原則和倫理被破壞,上級單位無從監督台電該做應有的改善。

所以,在形成「缺電」危機裡的,有一隻不受監督,也可以無法無天的狼。本質上,這是一隻的「被寵壞的狼」,或者「被縰容的狼」。(請參閱結案報告第三章)

10. 長期盤踞在經濟部之內的利益集團的影響》被綁架的狼

狼-05 綁架

說台電有一隻被寵壞的狼,他們又可能覺得很委屈。

我在「當我們同在一起-誰在指揮經濟部和台電在唱這首歌」裡畫了一個「中興工程顧問社」及其子公司、關係企業的圖。想想看,那個中興工程顧問社的董事長,不是卸任就是即將上任,或甚至現任經濟部長、次長,他們的企業要來承包核四,或其他工程,台電拿什麼抗拒?
這些直屬長官們,和核電幫一起結合成這麼個不怕別人說是自肥的大集團,所以台電也有「被綁架的狼」。

事實上,台電真正可憐的,是「被綁架的狼」。因為不論是「落伍」、「懶惰」還是其他的什麼,本來都自己有改善的機會,或起碼被監督改善的機會。但是因為自肥的長官和核電幫利益結合,這些被綁架的狼就必須配合演出「核電獵人」的戲。

「開放台電」研究台灣到底缺不缺電,有短期的,有長期的。

短期,就是以5月31日發生的事為焦點,來看是否有缺電危機。結果我們已經寫在結案報告裡,也可以看我寫的「5月31日發生的事 -為什麼林全要重啟核一廠一號機?」,那是台電自己安排了百分之九的機組去歲修,才造成的供電吃緊。也就是我在這一篇寫的,那隻「明知故犯狼」在作怪。所以解決了這條狼,不要叫它再犯,就可以防止短期再有類似的問題。

長期,就像我在結案報告的結論所寫:

如果我們任由這十頭狼繼續存在,那可以說,我們不但可能缺電,並且台電根本就會成為一個製造缺電的機制。上述講的每一頭狼,都會不斷地發嚎叫之聲。

我們不但可能缺電,還可能面臨更惡劣的災難。

但是,相反地,如果政府決心走另一條路,則又會是另一番景象,

  • 台電做好需求管理,
  • 台電在尖峰負載時段從汽電共生業者那裡取得最大的支援,
  • 台電做好合理的維修,尤其避免尖峰時期大修,
  • 台電解決V接變壓器造成的漏電問題,
  • 台電擺脫被核電綁架的思維,並積極推廣再生能源,
  • 台電及早並有計劃地對社會進行停電風險評估與控管,
  • 台電準時甚至及早把(核能以外的)重大機組的更新並商轉,
  • 政府上級單位要有明確的能源策略,並協助台電進行需要的轉型,
  • 經濟部和原能會把握好與台電的上下屬關係和倫理原則,善盡主管機關之責,
  • 政府從根清理盤踞在經濟部、原能會之內的黑手,不讓舊的黑暗勢力再把手伸進台電。
  • 那麼我們就會正視核電的問題,不但短期的調度不會成問題,並且即使剩餘的所有核電廠提前除役也是可以努力的事。

    (圖說:缺電十匹狼。)

    狼-01

    本系列上一篇:之七「小紅帽與大野狼的台電版-別忘了主角是誰」

    明天(8月31日),請繼續收看「郝明義快 ㄉㄚˇ台電系列之九:「核電,以及工商大老應該做的事」

    小紅帽與大野狼的台電版-別忘了主角是誰

    郝明義快 ㄉㄚˇ台電系列之七

    小紅帽和大野狼的故事是個經典,有很多版本。

    小紅帽穿過森林去看奶奶。奶奶躺在床上親熱地呼喚她。幸好小紅帽發現奶奶牙齒尖尖,耳朵毛茸茸,趕快逃出去找了獵人把狼幹掉。

    在這個版本裡,狼和獵人,是故事的基本要素。過去台電、經濟部的高官,以及埋伏在經濟部裡的核電利益集團,顯然小時候都讀過這個版本,非常懂得這兩個要素的價值。

    台電和經濟部,尤其在其背後指揮他們合唱的人馬,一直把「缺電」和「核電」兩分,就是希望經過一再的洗腦,讓你一聽到「缺電」,就想到要倚靠「核電」。而這個洗腦術的最核心,其實就是在講「狼」與「獵人」的故事。他們一直在喊「缺電」的狼來了,就是要讓你相信只有「核電」這個獵人可以保護你,趕走那頭狼。

    去年年底,馬英九前總統講的幾句名言,就是個代表。他把核電列為24小時的保全,說再生能源只是兼差的。換句話說,他在強調,要對付「缺電」,「核電」這個獵人才有足夠的火力,「再生能源」不夠看。

    民進黨一直主張「非核家園」。
    「非核家園」的意思,其實應該是不管我們面對什麼樣的「缺電」之狼,我們絕不指望「核電」來當獵人。

    可偏偏民進黨以「非核家園」為政策而執政,但是才執政不過十一天,就因為台電跟他們說有「缺電」之狼來了,馬上就一頭抱住「核電」,真把它當獵人看,當救星看,要重啟核一廠一號機。國民黨執政時期,那些核電利益集團和台電一起發展出來的洗腦術有多厲害,由此可見一般。

    要打破這套洗腦術,我們必須知道,在小紅帽與大野狼的故事裡,主角是小紅帽與狼,不是獵人與狼。小紅帽與大野狼的故事有很多版本,有的版本並沒有獵人,是小紅帽自己機警逃走;有的版本是小紅帽自己把狼幹掉。

    小紅帽講的不是別人,正是我們自己。所以,重點在我們怎麼解決狼,不在非有獵人不可。更不在非有特定的「核電」這個獵人不可。

    回顧二十多年來台電、政府高官和核電利益集團所講過的話,你會發現很有趣的一件事。這些人啊,他們從沒有正面說清楚自己口中的「缺電」之狼是怎麼回事;他們一直重覆在說的,是如果沒有了「核電」這個獵人,會帶來什麼危險。

    看幾個和核四相關的例子。

    1993年6月,經濟部長江丙坤說,台灣如果不儘速興建核四廠,將面臨與菲律賓目前缺電的狀況相似。他說:「目前菲律賓每天停電八小時,我國如果不儘速興建核四,民國九十九年,也就是十七年後,每天最少將停電六小時。」

    20年後,2013年1月,經濟部長施顏祥說,如果核四廠不能商轉,核一、二、三廠又如期除役,電價將大漲四成。他並說這不是恐嚇。(別忘了我們在「當我們同在一起」裡發現他在那個中興工程顧問社裡的位置。)

    第二年,2014年4月,經部次長杜紫軍表示,如果核四不商轉,最快2016年就會有缺電危機。

    且不說今年已經2016年,一些預測都沒發生。最值得我們深思的,是這麼多年,這麼多政府高官,為什麼一直在講的都是:我們需要「核電」這個獵人,沒有了這個「核電」獵人會多麼可怕,卻沒有人好好講清楚:那頭缺電之狼到底是怎麼回事?長什麼樣子?到底是一頭?還是一群?都如何出現?有多可怕?是否可以用獵人以外的方法趕走它?

    所以,主角是身為小紅帽的我們,如果要打破「缺電」和「核電」兩分法洗腦術,首先需要認清一個事實:

    我們的重點,是如何趕走,或解決「缺電」之狼!而不是我們非要被「核電」這個獵人綁架不可!就像小紅帽與大野狼的故事有好多版本,有獵人的只是其中之一,我們解決「缺電」之狼的可能也有很多,不是非靠「核電」不可。

    所以,首要之務就是把我們的注意焦點放在狼的身上,認清「缺電」之狼在哪裡。我們是要解決「缺電」之狼,而不是被「核電」這個獵人綁架。

    那,缺電之狼長什麼樣子?過去長期我們只聞其聲,未見其影。

    所以,這次「開放台電」研究計劃,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找出狼蹤。而我們最重要的成果,應該就是發現,「缺電」之狼,其實並不是一匹狼,而是十匹狼。

    而這十匹狼,其實又不是每個都那麼窮凶惡極。
    它們有的是無奈,有的是懶惰,有的是逃避,有的是傲慢,有的是被脅迫,有的是被寵壞…..

    我們需要正視它們。

    別連狼是什麼,多少隻都沒搞清楚,就先講非得什麼獵人不可。

    (圖說:競選總統要問:Where is the Beef? 對付缺電之狼,總該先問:Where is the Wolf? )

    Screen Shot 2016-08-29 at 9.35.34 PM
    本系列上一篇:之六「當我們同在一起 -是誰在指揮經濟部和台電唱這首歌?」

    本系列下一篇:之八:「缺電十匹狼的名稱和樣貌

    當我們同在一起 -是誰在指揮經濟部和台電唱這首歌?

    郝明義快 ㄉㄚˇ台電系列之六
     
    死人是會說話的。
    看推理小說的人,都知道這句話。
     
    「開放台電」研究計劃,從一開始就決定只研究請台電公布的資料,不看機密文件也不看台電未公布的資料,有人說很像是上了擂台卻把自己雙手先綁了起來。
    黃重球最後一次邀我和他單獨一談的時候,也說:「你們只看公開的資料怎麼研究啊。」
     
    他們都不知道:就像死人也會說話,被掩蓋的訊息,也是一種訊息。
     
    8月15日結案報告記者會結束後,有一位記者來問我:我們怎麼查出中興工程顧問社那一串與核電利益有關的集團?什麼時候查出來的?
    那天我一時解釋不了。其實,那是8月10日那天朱文成告訴我的線索。
     
    訪問朱文成那一天,我特別問了一個劉黎兒要我問的問題。去年媒體報導「吉興官派董座 陳立誠擁核大將」,內容提到吉興這家公司長期承攬台電的業務,並且被立委及媒體報導「派遣到台電人員涉入花酒及收賄洩標弊案,立委批評吉興因『吃穿幾全靠台電』,在外大打擁核旗幟。」
    我問朱文成,吉興和台電有什麼關係。朱文成回答的時候,和他回答核三廠今年一連串事情沒什麼特別一樣的輕鬆:「就是我們的一個顧問公司,和中興、泰興沒什麼不同。」
     
    他以為什麼也沒回答,輕描淡寫地敷衍過我了。但是對我而言,他回答了很多,可以說是全部。因為我聽到了「中興」、「泰興」。「中興」以前我聽過,但還沒來得及了解;「泰興」則沒有聽過。
     
    所以那天晚上我工作到半夜三點,有好些時間是在網路上搜尋這三家公司的資料和背景。我從吉興工程顧問公司開始查起,找到投資它的財團法人中興工程科技研究發展基金會,再找到中興工程顧問公司 ,然後再找到最上游的財團法人中興工程顧問社。至於泰興工程顧問公司,原來是中興工程顧問社和外資成立的合資公司,目前在董事會成員裡卻都已經全是外籍人士了。
     
    其後幾天時間裡,逐漸整理出他們之間的關係圖,以及這幾家公司承包台電業務中和核電有關的代表。
     
    中興集團

    (註:這個圖裡所寫各單位的持股比例,都是該法人代表在董事會裡的持股總數佔該董事會所有成員總持股數的比例,並不是佔該公司總股數的比例。)
     
    如我在結案報告裡所寫,最使我震驚的,是這個圖裡最上游的控股老大,也就是中興工程顧問社的歷任董事長名單。從報告公布時候的施顏祥(前經濟部長),回溯卓士昭(前經濟部次長)、蔡勳雄(前經建會主委)、張家祝(前經濟部長)、林陵三(前交通部長)、蔡兆陽(前政務委員)、李樹久(前經濟部次長),都在自己登上高官位置之前,或從位置下來之後,或者同時兼任中興工程顧問社的董事長。
     
    這有什麼好震驚的?

    網路上有人幫他們講話,說這些單位都是半官方的,或是有官股的財團法人等等,沒什麼問題。
     
    重點不在有沒有官股或半官方。重點在:經濟部身為監督單位的主管機關,其部長、次長,紛紛在上任前、卸任後,甚至還有人(卓士昭)在任內同時擔任中興工程顧問社的董事長,再讓其投資的子公司去承包台電的各種業務,完全破壞政府治理的原則和倫理。
     
    看一個監察院的糾正案。除了經濟部之外,原能會也是台電在核能上的主管機關。早在2012年,國民黨還執政的時候,當時的監察院就通過一個糾正案,指出經濟部、台電、原能會等幾方之間的業務有問題。因為原能會一面要監督台電的核能安全,一面又縱容其下屬的核研所在那之前三年間承包台電及其相關基金會共四十四件,總計八億元以上的業務計劃。所以監察院的糾正案裡說,這幾方的業務「不僅欠缺嚴謹及妥適,而且涉有球員兼裁判情事,並使外界產生監督者拿受監督者錢財如何盡公正監督義務之嚴重質疑」。
     
    原能會下的核研所可是純官方的單位,可比所謂有官股的「財團法人中興工程顧問社」更官方。如果連原能會下的核研所去承包台電業務都要被監察院糾正,指出「涉有球員兼裁判情事」,經濟部下的「財團法人中興工程顧問社」去承包台電業務之不成體統,當然更不言自喻。
     
    有人連這種常識都不知道還要硬拗的話,不是無知,就是急於為利益集團護航而口不擇言。對這種人,我不是不辯論,而是不想浪費我一秒鐘的時間。
     
    更何況,從過去國民黨黨國不分的時代開始,很多所謂有官股的財團法人,早就因為官私互相遮掩、勾結的黑箱而為人詬病。時代力量立院黨團在6月份提案審查的「財團法人法草案」,也可以說是為了打開這個黑箱。法案及相關說明,請參閱這裡。
     
    看到這些之後,所以我在結案報告裡寫:我們終於明白台電為什麼對行政院長都敢於抗命;為什麼監察院對他們提出糾正案之後,第二年核研所照樣敢去承包台電的業務;我問朱文成他怎麼看待這些事,朱文成一副輕鬆不以為意了。
     
    講白話一點,就是他們有人罩。幾十年這麼多經濟部及其他政府高官擔任董事長的單位都要承包他們的業務(核電業務還只是其中小小的一塊),他們當然可以為所欲為。
     
    把「核電」和「缺電」兩分對立,在能源立場上把台灣社會兩分對立的,和這些高官脫不了干係。他們不是姑息、坐視,就是縱容、自肥。
     
    研究小組在工作期間,每每在一些問題上詰問台電到他們詞窮的時候,台電直屬上級能源局的主任秘書就會出面提供說法解圍。研究小組有幾次問他們:那一旦出問題的話,能源局和台電的責任如何劃分?他們兩個單位異口同聲地回答得很妙:「你們不要分化我們啊。我們是一體的。」
     
    哪一家公司的稽核單位敢這麼大聲地說他們和被稽核的單位是一體的?能源局和台電兩個上下屬單位敢講得這麼理直氣壯,就可以知道台電許多業務之沒法改善,包括上一篇所寫的歲修安排之不合理而形成的「缺電」緊張,正是因為上級單位毫無監督可言。
     
    但是你能說能源局什麼嗎?能,也不能。因為從經濟部的最上層,部長、次長級就上樑不正下樑歪啊。我們聽說,能源局的許多經費還要靠台電提供。但是歷任經濟部長、次長擔任董事長的單位,以及監督台電核能安全的原能會,不也是都要倚賴承攬台電的業務嗎?你能說什麼?
     
    甚至,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對台電也沒什麼好說的。他們這些上級主管單位一個個行為如此不成體統,不知羞恥地破壞政府治理的倫理,你又要台電憑什麼認真接受他們的監督呢?出了事要承擔責任呢?
     
    黃重球說有問題也是歷史原因所造成,叫他負責任的話,300元也嫌多,不是完全沒有來由。
      
    我們都聽過一首歌:「當我們同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當我們同在一起,其快樂無比!」
     
    看看我們經濟部、原能會對台電做的事,他們就是一直在唱這首歌。
     
    結案發表會那一天,柯一正來出席。我跟他說:你們「不要核四五六行動」風雨無阻地持續十四個月,你們以為在對抗的是台電,沒想到背後是這些經濟部的高官吧;你們以為那些高官講核四不可或缺是為什麼經濟發展,沒想到他們是在為下屬或關係企業承攬業務吧。
     
    我也去參加過「不要核四五六行動」。想想大家頂著風,冒著雨,在自由廣場前慷慨激昂的那些夜裡,原來經濟部、原能會和台電,以及他們不知道去哪裡找來的一些同路人,都在一起歡唱「你對著我笑嘻嘻~我對著你笑哈哈~當我們同在一起~其快樂無比!」你的嘴角要揚起一個什麼角度的微笑呢?
     
    但anyway,我要謝謝朱文成那天給我的線索。
     
    ps. 有沒有哪一位可以教我怎麼在網頁裡嵌一首「當我們同在一起」的歌,在讀到最後一段的時候讓這首歌播放?

    本系列上一篇:之五「5月31日發生的事 -為什麼林全要重啟核一廠一號機?」
     
    本系列下一篇:之七:「小紅帽與大野狼的台電版-別忘了主角是誰」

    5月31日發生的事 -為什麼林全要重啟核一廠一號機?

    郝明義快 ㄉㄚˇ台電系列之五
     
    今年六月初,行政院長林全繼經濟部長李世光之後,宣布因為缺電的可能而要重啟核一廠一號機,環團、反核人士按鈴控告他「謀財害命」,造成巨大風波。
     
    而林全之所以在上台不到兩個星期就做出爭議性這麼大的決定,是因為他的下屬跟他報告,5月31日那天高溫,台電供電吃緊,到了發布限電的邊緣,所以考慮重新啟動停機十八個月,燃料池已經爆滿,機件本身也有安全疑慮的核一廠一號。
     
    除了環團、反核人士控告他,加上朝野立委一致砲轟,蔡英文總統在最後關頭出面,林院長終於踩了剎車。我正是由此而有了「開放台電」的發想,後來林院長也很突破性地不但同意,並且每周四親自參與我們的會議。
     
    「開放台電」要研究台電是否缺電,一直有兩個重點。一個是短期的,一個是長期的。短期的焦點,正是5月31日。以這一天的供電吃緊為例,看今年夏天類似高溫再發生,會不會再發生缺電危機。
     
    在研究小組工作期間,我們很好奇林院長那天到底接到什麼樣的報告,使他考慮下那個決定。有一天在會議中就直接問了他。

    繼續閱讀

    訪問朱文成那一天

    郝明義快 ㄉㄚˇ台電系列之四 
     
    8月11日去行政院開最後一次會。那天,台電的人在林院長面前向我兩度致意,說前一天看我訪問朱文成董事長再接其他同仁,從早上九點半到下午三點半,六個小時裡沒離座位,沒吃午餐沒去洗手間,他們很訝異。
     
    其實,那天我回去後,又一直工作到半夜三點。8月10日,是我參與「開放台電」計劃以來,對我個人而言十分關鍵的一天,也很奇妙的一天。解決了我心頭多個疑惑。
     
    先說訪問朱文成這件事。
     
    訪問台電董事長,一直是我們在蘊釀、等待的高潮戲,但波折很多。之前期待和黃重球直球對決,可惜他離任。接著,為了訪問從總經理位置升上來接任的朱文成,我和方儉起了爭執。
     
    黃重球還在任的時候,方儉談起朱文成的評語比較好,說他是學電的出身,懂實務。但在朱文成接任後,方儉對他的評語改變了,尤其說朱文成是大同工學院出身,而台電採購大同的智慧電表,有利益瓜葛。
     
    有一天,我看到他在臉書上把我們開會時候談朱文成的事,以及他看到台電的一些問題寫到臉書上,就寫信請他克制。
    方儉回信說他不知道為何不能對外發言,說他要退出團隊活動,以免互相妨礙。
     
    我們的立場差異是:我(以及研究小組其他成員)覺得這個計劃的最主要任務在於成果,完成結案報告。但方儉認為過程重要,需要搧風點火,一路號召更多的人一起攻擊台電的弱點。 「就像一隻準備充分武裝完備的蜜蜂是打不過老虎的,而是要一群蜜蜂出動才能逼退一群老虎。」
    繼續閱讀

    黃重球與300元 –以及可惜沒問到他的問題

    郝明義快 ㄉㄚˇ台電系列之三

    研究過程裡,我們沒訪問到台電前董事長黃重球,有些可惜。

    在我們和行政院開的會裡,黃重球前幾次都沒出席。後來台電同仁抗命不肯錄音並公布上網,經林院長訓斥之後,黃重球來出席了。

    我和黃重球只通過一次電話,見過兩面。通電話,是我們7月11日記者會攤開台電不照原先約定的方式開會,也不肯錄音之後,他來電聯絡。

    見面,都是在行政院的會上。第一次看他來出席,我先在會議上公開說:聽說他對我們的「調查研究小組」稱呼有意見,認為「調查」隱含了犯罪的意思。我跟他解釋:其實「調查研究」和「調查報導」是類似的意思,與「犯罪」無涉。不過我們為了尊重他的感受,已經改名為「研究小組」。他也回謝。

    兩次開會,他都在會前或會後來找我單獨談了幾句。兩次他都邀我在研究小組訪問他之前,先跟我單獨談談。一次他說:「我們都是經營公司的人,你會比較了解我說什麼。」一次他說台電是工程師文化,有時候腦筋轉不過彎,不過他的背景不同,又談了些他平常閱讀的書目,說我們溝通起來可能比較容易。

    兩次我都說因為研究小組希望我不要單獨行動,婉卻了。我和他雖然交談不多,可以感受到他和台電其他人的確風味不同。沒有什麼客套,也沒有台電其他人那種公務員的拘謹,要找個形容詞的話,我會說帶著「江湖味」。

    繼續閱讀

    《鐵面無私》告訴我們的事-從系統和管理分析查台電缺電的原因

    郝明義快 ㄉㄚˇ台電系列之二
     
    有不少人在問:「開放台電」的研究小組都沒有人學過電,他們憑什麼來查缺不缺電?或者問:他們怎麼整天都在問管理、財務的問題,到底在浪費台電什麼時間?
     
    其實,看過《鐵面無私》(The Untouchables)這部電影的人,會知道我們為什麼這樣做。
     
    在1930年代,美國芝加哥有一個黑道超級老大,叫卡邦(Al Capone)。在禁酒令的年代,卡邦仗著自己黑白兩道通吃,不但大發賣酒之財,也讓自己的名字成了「黑幫」、「犯罪」的代名詞。美國司法系統一直想辦他,卻抓不到證據,因為芝加哥的警界都是他的兄弟,被他買通。
     
    最後美國政府想出了一招,就是不從司法,而是從財政部查稅的途徑下手,結果逮到他逃稅的證據,把他送進監牢。這件事情影響深遠。一方面,後來這成了美國政府掃蕩黑幫的拿手利器;另一方面,美國黑社會也被卡邦這個案例嚇到,為了不要重蹈覆轍,開始研發各種洗錢途徑,促進了全球性的洗錢大潮。
     
    《鐵面無私》這部電影,講的就是卡邦這個故事。電影裡,勞勃・狄尼洛演卡邦,凱文・科斯納演財政部的幹員奈斯(Eliot Ness),史恩康納萊演他的夥伴。電影雖然誇張地加入激烈的槍戰場面,但基本上講的就是這個故事。
     
    今天在台灣要查台電的問題,想要找學電的人出面,實在太難了。有關電的生意,台電都獨家壟斷。先不說和台電有生意來往的人,即使是做學術研究,也不能不讓他三分。要做電的相關研究,台電可以提供獨家資料,可以提供補助經費。我聽一位學者說:你發表台電不樂意聽的意見,他們下次就不給你露面、參與計劃的機會。這個壓力大不大?
    繼續閱讀

    「遺憾」其實不只「遺憾」 -兼回答方儉事件

    郝明義快 ㄉㄚˇ台電系列之一

    寫「開放台電」的結案報告,我必須使用代表研究小組的立場,書寫的人稱要用「我們」,語氣要中立平和。現在結案報告提出了,我可以用我個人的語氣來寫寫我看到的事情,還有一些經過的背景了。
     
    第一篇來談談方儉。這位仁兄在「開放台電」要進入殺青階段的時候,突然不幹了,說他要離隊;不但離隊,還大不辣辣地聲明他要成立一個電力團購公司。結果他自己遭到各種抨擊、質疑不說,還連累到整個團隊。
     
    我看看事後各方的問題,最有代表性的包括:方儉突然離開開放台電的研究小組,到底掌握了多少重要資料?會不會對台電取得競爭優勢,造成台電利益損害?研究小組對於方儉的離開為什麼只是表示遺憾,只表示那是個人行為? 無視當初信誓旦旦公開簽署過的承諾書,忘了團員的承諾?
     
    我來回答這些相關的問題。
    繼續閱讀